当前位置:主页 > 香港铁算34404 > 正文

《银翅:中国的地方社会与文化变迁

发布时间:2022-06-26作者:admin来源:本站原创点击数:

?

  庄孔韶教授《银翅》一书,是林耀华先生著名人类学小说《金翼》的学术性续本。1986—1989年间,庄孔韶数次回访“金翼”黄村及相关市县镇村,累计十四个月的人类学田野工作,完成了这部混合多种写作手法的学术作品。《银翅》展示了上个世纪20至80年代末中国闽东乡镇社会文化变迁的绚丽画面,其中,基层军政结构、古今关联、理念先在和文化的直觉论是本书特别倚重的创新理论。《银翅》这一携带着完整传承与应变信息,以及重拟“察机”之家族过程的中国样本,应该得到特别的关注,并引发人们的思考和寻味。

  庄孔韶,中国第一个民族学(人类学)博士。美国华盛顿大学人类学博士后研究,访问教授和访问学者(1990-1994)。台湾中央研究院访问研究员(1997-1998),中国民族学会理事、中国人类学会理事、中国比较文学学会理事。中国遗传学会国际伦理道德委员会委员、美国摄影师学会终身会员。现任浙江大学讲座教授、人类学研究所所长,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教授,中国民族学人类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影视人类学学会副会长和中国宗教人类学专业委员会主任,专业期刊《人类学研究》主编。

  起初他(庄孔韶)透过我的《金翼》首次认识了福建乡镇社会的过去;如今我则从他的学术性续本《银翅》很快发现了我家乡变迁中一脉相承的历史关联性。

  这是一部观察入微、文笔细腻、叙事长远的反思性民族志(reflexive ethnography)。除引用闽东农村第一手社会史数据外,庄教授更系统回顾了当代西方人类学重要理论发展,将台湾学界对中国农村现代化所提出的见解与假设一起、揉合于一堂。对有意了解当代中国现代化过程中,何以会出现如此坎坷多难困境的研究者来说,应可在本书寻得满意的答案。

  《三十年前,在中国农村最受羡慕的家庭是这样的:一个家族中有三个儿子,八个孙子,后代无一女孩》

  【福建作为沿海城市,在历史和现实中,经济和文化都是非常发达的,尤其是改革开放之后。但令人费解的是,改革开放给福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发展,但没有缓解、反而大大加剧了福建地区的重男轻女造成的男女出生率差别。福建的重男轻女造成的社会问题,在全国都是最严重的,甚至超过了中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

  中国著名社会人类学学者庄孔韶潜心福建乡村社会三十余年,研究范畴涵盖地方经济、文化与人口、宗教等。这篇书摘来自庄教授学术里程碑式的著作《银翅:中国地方社会与文化变迁[增订本]》,从社会学和文化人类学角度,深度分析了中国社会“重男轻女”这一文化痼疾的成因和现状。】

  一个古老而现实的共同特征是:中国家族农业首先靠男劳力,密集劳动,精耕细作,取得收益。显然,男劳力多是一个巨大优势。近年来中国农人在小块的零散的土地上注重化肥、除草剂、良种的功效,而绝少在农田机械上投入注意力和金钱,这是农田机械在细碎土地上发展的困境,既然男劳力过剩,何须再添置昂贵的农机呢?多生男孩可分担赡养老年父母,在最近的将来,所谓养儿防老仍是农村家庭不可缺的功能,这和父子宗祧承继的儒家理念仍可获得整合。农人相信父子延续的价值,例如福建乡下的葬礼,有几个儿子就擎几支“孝男杖”,掩埋后逐一插在坟上,表现父子承继,所以湖口黄宏诗说:“只生女儿不行,女儿一出嫁,父母就成五保了。”

  与此同时,人们自然地倾向于早婚。例如在福建农村,生活改善以后,婚龄越来越早,20岁以前结婚者已达45.37%(福建,1982年统计),而黄村周边的少女都想在17岁、19岁(18岁为地方大忌,见第十三章)结婚。早婚的实质是为在一定时期内缩短代际周期,增加世代劳力(男)重叠机会,壮大家族力量,利用家内统筹分工并减轻农家的劳务负担。由于古今一贯的中国农人土地分配制度,均取依肥田瘦田、远田近田、山田水田平均与搭配分配的传统,常使一家人的土地七零八落,家内劳力必须东奔西跑,甚至常有在10公里半径间来回周旋耕作,耗费人力和时间甚多,也是多育之重要动机。(1983年我在云南西双版纳山民中发现同类现象)当然本书上一章还提到宗族、家族人多势众的社会功能,为另一多育动因。

  总之,以前平均主义结构农业和现在家庭责任制农业产生了不同的经济效果,但都未能排除农人希望多生子的多种诱因。于是计划生育工作要降低人口出生率的诸种努力,必然与农人文化哲学及其实行多育的行为发生整合的困难。无论是多育的惩罚,还是简单说教都不能排除上述诸种诱因,都不是解决人口问题的良好途径。问题的另一面是农人为了家族的利益用多种方式应对计划生育的规定,而且一个社区是否有超生,关系到基层社会工作的评价,故瞒报和漏报出生人口是一种可能的避免麻烦的应对方式。这里可见一种农人对官员、下级对上级的敏感的文化意识与文化直觉的回应性思维方式。(见第十八章讨论)笔者很早就发现一些急躁的社会与人口的问卷者调查结果不准确,原因在于不了解中国农人思维及其表达之间的关联(他们是否告诉你,告诉你什么,为什么要告诉你,你的目的是什么,回答的不同选择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等。多种政治社会关系前提与文化前提下,形成了敏锐的社会场合性直觉思维与对策)。我曾在黄村以第一个月、第三个月和第五个月以后做生育态度的问卷和访谈试验,最终发现有不同的答案,依次为“只生一个好”“一男一女较如意”和“二男一女最过瘾”。显然在计划生育控制人口的政策约束下,第三个意向性答案符合笔者的问卷分析,而前两个答案则是受人们可以理解的理由所左右,因此是不真实的。不仅如此,当二男一女不能依次实现的情况下,农村多育和弃女婴、送女婴的现象便出现了。其后果是前述人口超生,家族形态开始变大和重新抬头的性比失调。

????????? ?
?

上一篇:习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四次集体学习

下一篇:政治局集体学习_时政频道_新华网